聯系我們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首頁 | 走進紅日 | 產業概況 | 新聞中心 | 活動剪影 | 紅日股權 | 人力資源 | 董事長專頁 |
《寒冬里的絢麗紅日》--新華社對集團的報道 無邊的紅日 無限的生機-《經濟參考報》 《河南商報》--冉冉紅日10年間 《感悟紅日:發展有方,前途無量》河南大學經濟學教授 劉太昌 《一個全面創業的成功典范》--《河南日報》 燦爛紅日的光明事業——香港《文匯報》 《紅日大業》--《開封日報》 人生楷模,事業標桿--“唐震現象”引發的沖擊波--《開封日報》 唐震——夢想現實主義企業家
 
 

 

請點擊www.kf.cn 2011年9月13日

紅日 大 業

——唐震和他的紅日國際集團

本報記者 田宏杰

富有之謂大業,日新之謂盛德。

                                      ——題記·摘自《周易·系辭上》

  中等身材,中年漢子,親和力十足的男中音,講述著一個民營企業從小到大發展的朝風夕雨,春華秋實。時而,他聲色俱厲,話語如湍湍飛瀑,咄咄逼人;時而,他笑容可掬,話語如潺潺小溪,妙語連珠。

  音樂家的激情,哲學家的嚴謹!

  這看上去似乎大相徑庭的雙重氣質,和他神話般的創業經歷一樣,令人感覺有點不解:他以5萬元起步,從開封縣縣城起家,做起了帽業公司。如今,他創辦的紅日國際集團,麾下公司遍布中國河南、上海、廣州、香港、四川等多個省份,業務遍及歐美、東南亞、中東等幾十個國家。他的企業正如“紅日”這個名字一樣,從噴薄欲出,到冉冉升起,再到如日中天,如今已走向全國,走向國際。

  論“家底”,紅日國際集團在短短十幾年間規模像雪球般越滾越大,年產值超億元;論榮譽,他曾獲“勞動模范”、“專業技術拔尖人才”、“杰出青年企業家”等多個稱號,企業獲得的大大小小匾牌也掛滿了墻。

  有人說,開封是唐震事業的發軔之地,唐震是開封的驕傲,他也應有回報桑梓之心。也有人說,如今唐震生意越做越大,家已經搬到了上海,人也天南地北、國內國外“飛”來“飛去”,對他而言,開封只是他人生經歷的一個符號而已。對此,他卻說:“走到哪,我都是開封人。我永遠是我——唐震!”

 

【上篇:艱難創業路】

  1993年春天,一個普普通通的日子。開封縣農業局辦公室。

  陪著省農業廳領導到“廣闊天地”視察了大半天的唐震,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辦公室。

  “國內市場上呢氈禮帽熱銷”!剛剛拿起報紙,一行大大的標題便映入眼簾,這讓他心頭一熱。

  這種感覺,對他而言已經不是他第一次了。他有每天讀報的習慣,再忙都不曾間斷。每當讀到經濟新聞,他都格外留意。尤其是發現了技術領先、有市場前景的項目,他總愛揣摩一番,沉思良久。

  此刻,讀到這條消息,他躁動的心再一次掀起波瀾,久久不能平息……

  回到家中,他還沉浸在對項目的思考中。見到他愛人身穿一件紅呢子大衣從外邊回來,他再次想到了報紙上的那條消息,頓發靈感:若配上一頂黑色緞帶的時裝禮帽,不就更漂亮了嗎?

  創業的夢想,心中多次醞釀。開公司的想法,就在這一刻決定。項目,就選擇生產帽子!

  那一年,鄧小平南行講話的東風吹拂,中國又一輪改革開放的浪潮風起云涌,從河南農業大學畢業、擔任開封縣農業局辦公室主任的唐震,那時正當風華正茂,眼光放得遠,心里想得更遠。市場經濟的大潮使他按捺不住自己的創業沖動。

  “學而優則商”,對這種提法,唐震是認可的。他認為,一個人是不是人才,算不算真正優秀的人才,應該到市場經濟的大潮中才能檢驗!

  不坐機關而敢于下海經商,這在當時可是一個大膽的想法,能走出這一步的人,簡直少之又少。而唐震走出了這一步!   

  再回首,唐震越來越感覺到,那注定是他有生以來最難作出的一次抉擇。一邊是安逸的生活、平坦的仕途;一邊是商海茫茫,暗藏無數暗礁險灘。風大浪高之中,誰主沉浮?

  經過多少夜的無眠和輾轉反側,他勇敢地向自己發起了挑戰,終于橫下決心:做,而且一定要做好!

  做帽子?可行嗎?唐震曾一次次自問。經過多方了解,他發現,當時許多國有企業對生產帽子這樣的“小產品”并沒有多大興趣,但市場上呢氈禮帽卻很熱銷。尤其是國際市場,帽子產品就更是供不應求。

  “有市場,再加上本地低廉而又豐富的勞動力資源,做這樣的‘勞動密集型產業’是條路!”他想。在考察過國內工廠設備狀況和生產工藝后,唐震果斷作出決定:項目立即上馬!


  5萬元啟動資金,唐震借了多少家,求了多少人,他今天已很難算清,但經過艱難籌備,公司總算是辦起來了——1993年8月2日,東京帽業有限公司掛牌成立。在開業慶典儀式上,鞭炮的硝煙中站著他所有的18位員工。200多平方米租賃來的廠房,幾臺二手機器和帽子模具,4臺老式縫紉機,這就是他們當時的全部家當。

  在陣陣機器轟鳴聲中,一頂頂帽子“降生”了。帶給他的喜悅,宛若呱呱墜地的新生兒。

  給自己的“孩子”起個什么樣的名字呢?……對,一定要有蓬勃向上的朝氣,要有氣吞山河的氣勢!正當他苦思冥想之際,眼前一輪冉冉升起的紅日給了他靈感:紅日,對,就叫紅日!于是,一個響亮的商標——紅日,就這樣“出爐”并注冊了。唐震希望自己的企業能像紅日一樣永遠充滿生機,充滿活力,希望“紅日”有朝一日能光耀神州,輝灑全球。


 

  創業之初,企業到底有多難,只有唐震心里最清楚。且不說企業起步時的資金、場地、人員,以及方方面面的關系需要協調解決,光是各種各樣的閑言碎語,就夠乍一離開辦公室主任位子的唐震受了。企業剛剛起步,有人冷嘲熱諷,在背后搗鼓說:“光憑熱情,想發大財,那可不是鬧著玩兒的!”當他的企業遇到難題無法解決,又有人嘀咕說:“留住縣農業局辦公室主任的位子不做去開公司,作難,自找的。”甚至當他的企業開始盈利,極具煽動性的“勸告”仍不絕于耳:“一個帽子才有多大利潤,搞房地產吧,一個工程下來,就能夠吃幾年”,“有錢了,你就搞個酒店歌廳、洗浴桑拿什么的,賺錢快……”

  對此種種譏諷、勸解,唐震總是微微一笑,不置可否,心中從不為所動。

  他清楚,一旦自己選準目標,就是八匹馬也拉不回來——這是他的性格。

  在一次企業管理論壇上,許多發言者談到如何如何將企業做大,宏論盈耳,而唐震的發言卻與眾不同:“想把企業做大,這沒錯,但小企業是不是就該自慚形愧呢?在同一個經濟生態環境中,無論企業是大是小,都有其各自的生存空間。企業首先要做強,才會有生機,才是一個健康的企業,才能發展壯大,一味貪大求快是不科學的。”一番精彩的表述,贏得了在場者的一陣掌聲。人們也從他堅定的表情中讀到了他對經濟和企業的領悟。

  回想起當初的那番豪氣干云的表白,唐震現在也常常感到驚奇。

  “企業起步之初,我就拿定一個主意:只要明確市場定位,以特色產品贏得客戶,提高產品在某一個領域內的市場占有率,企業不但能生存,還會發展!”唐震說,“我的經營資本有限,只能走專業化生產的路。實踐證明這個想法是對頭的。”

   “產業專業化,經營國際化”是“紅日”的發展戰略;“世界需要禮帽,我們認真制造”,是他們響亮的口號。唐震決心,在呢氈禮帽這個相對狹窄的領域做深做透,做到同行業無人比肩的高度!

  為了把產品做精,唐震大膽引進了國內外先進的生產工藝,招納了國內一流的制帽名師。隨著設計、生產步入正規,一批批風格迥異、款式獨特的新潮帽型設計出來了:高雅嫵媚的圓頂帽、色調溫和的碎花太陽帽、個性時尚的彩色棒球帽、流線型仿羅紋便攜帽……產品將傳統的制帽技術與現代技術巧妙結合在一起,把民族文化元素融入國際流行趨勢,可謂人見人愛,齊聲稱好。

  為了讓產品盡快占領市場,唐震想了不少辦法。他帶著大家到商店柜臺聯系,為了談一個訂單,他不惜拿著樣品連跑幾趟;為打開外銷路徑,他跑遍了省內的進出口公司……

  “一家家登門,一家家推銷,那真是磨破了鞋底,說破了嘴皮……萬事開頭難哪!”回想起自己既當經理又當推銷員的日子,唐震至今仍不免感慨。

  “帽子銷路廣么?”記者問。

  “為了搞推銷,我們最遠跑到過烏魯木齊。”唐震說,“面對激烈的市場競爭,當時公司提出了‘回避競爭對手,開發市場空白點’的市場戰略。聽說烏魯木齊有展銷會,幾個人帶著幾箱產品,就登上了火車。帶干糧,坐硬座,餓了啃干饃,渴了,就到車廂里接杯水……不容易啊!”

  憑著一點一點的努力,市場之門一扇扇對“紅日”打開了,命運女神也向這家小企業張開了臂膀。隨著訂單一片片飛來,“紅日”生機漸現。憑著過硬的產品質量和良好的信譽度,兩年后,“紅日”一躍成為河南最大、中國聞名的帽業生產基地。

  “全球經濟一體化,‘紅日’不可等閑視之,開拓國際市場勢在必行!”這是唐震對企業提出的新要求。

  很快,一場占領國內市場,進軍國際市場的戰役打響了。

  款式多樣,風格迥異,這是“紅日牌”帽子的特點,但這些具有民族特色和地方風格的產品質量要求高,制作難度大。對此,公司提出,每樣款式,每件產品,必須達到客戶100%滿意。客戶不滿意,隨時改進;產品不過關,接受退貨!

  2001年,一位美國客商到北京一家外貿公司訂貨,所訂帽型,以前只有德國和美國的廠家才能生產,此類訂單,國內廠家大都不敢接。“紅日”不但接下了“委任狀”,而且拿出了過硬的成品,客戶檢驗之后非常滿意!2002年,一份來自國際權威檢測機構的檢驗報告顯示,該公司的產品在染色工藝等方面各項指標,均達到了國際標準。

  一個小小的民營企業,要想闖出一條生存之路,讓產品被國內外客商認可并接受,談何容易!但憑著不斷創新的精神,不斷出新的產品,不斷精進的質量,以及公司對國際、國內市場的把握和駕馭,僅僅用了十年光景,“紅日牌”系列帽子就成了享譽國際、叫響國內的知名品牌!

  2000年,公司產品第一次參加“廣交會”,就一炮打響,琳瑯滿目的展品走紅會場,廣受青睞。這給唐震以極大的激勵。一天,公司辦公室的工作人員拿給他一封邀請函,問他:“中東秋季國際商品交易會要在迪拜舉行,咱公司參加嗎?”唐震當即決定:“不但要參加,而且今后凡是國際類的展銷會,能參加的我們都要參加!”

  唐震曾經預測,“紅日”產品在中東地區會成為市場“寵兒”,交易會的訂單量更讓他吃驚:想到“紅日”會紅,但沒想到如此走紅。隨后,公司又接二連三地參加了荷蘭中國商品展銷會、澳大利亞國際展銷會、德國法蘭克福國際展覽會,一系列活動下來,“紅日牌”帽子在國際市場的占有量大幅提高。這時,公司乘勢而上,利用各種傳媒加大宣傳的同時,還積極邀請國外客商到公司來,增進了解,加深友誼,促進合作。一個產、供、銷“鏈條”初步形成,供銷兩旺的局面讓人看到了“紅日”前程。

  2002年以來,歐美和中東等地的客商來公司訪問次數,每年都有10次之多,“訂單經濟”勢頭凸顯。公司還利用已經取得的自營進出口權,通過互聯網上交易平臺,與國外購貨商直接建立聯系。尤其是通過互聯網與澳大利亞客商建立業務聯系之后,牛仔帽、警察帽等產品開始源源不斷地出口;呢氈禮帽、呢氈帽坯、夏涼帽、布帽、針織線帽等產品在行銷全國的同時,還出口到美國、英國、法國、日本、沙特阿拉伯等10多個國家和地區,“紅日”成為目前中國出口歐美國際市場高檔呢氈禮帽的龍頭制造商。     

  至此,“紅日”破云騰空,掀開了它發展史上具有劃時代意義的一頁。

 

 

【中篇:轉型高科技】

 

  春風送暖,綠色漸濃。

  2004年春,走過了10多年風雨歷程的東京帽業有限公司迎來了一個嶄新的起點:經河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批準,河南紅日帽業發展股份公司正式成立。同時,紅日進出口貿易公司在上海繁華地段掛牌運營。一條全面通向國際市場的通道的大門訇然洞開。

  南國春早,美景無邊。

  站在紅日進出口貿易公司辦公室窗前,望著車水馬龍的街道和在他面前鋪開的一幅城市畫卷,唐震心潮難平——

  河南紅日進出口貿易公司移師上海,并安營扎寨,通向世界市場的窗口已經打開,這昭示著“紅日”運營進入高層次和多元化。進出口公司的架構搭起來了,但下一步棋怎么走,才能穩操勝券?

  這是擺在他面前的一道未知但待解的問題。

  在10多年的發展中,唐震常常有這樣的危機感,深深的危機感。而每當此時,他就會讓自己靜下心來,對市場和企業作一番冷靜的分析。

  就“紅日”本身的發展而言,在過去的10多年中,一直沿著“小步快跑、循序漸進”的軌道前行。走出河南,走向上海,就意味著公司“并軌”國際,進入提速“路段”。如果說過去是在以“邊走、邊跑”的速度前進,來到上海,就要以“跳躍”的姿態前行!

  此刻,他深知,他的第二次創業期到來了!

  紛亂的思緒,他一次次試圖理清。隨著理性思考,一個大膽的設想在他心中孕育成熟:企業轉型后,“紅日”一定要做到三個“全面對接”——
  

  與國際市場全面對接。不僅要把帽子,還要把更多的中國制造的產品源源不斷地轉送到世界各地;與國際資本全面對接。積極引進外資,爭取境外風險投資機構、境外基金投資,爭取在新加坡上市;與國際人才全面對接。讓那些具有高知識層次、新經濟頭腦的人才進入,還要吸收“海歸”高端人才以及外籍優秀人才,使公司人才結構國際化。
  

  在公司的運營過程中,一定要設法實現“三個結合”——

  實體經營和虛擬經營相結合,單獨經營和戰略聯盟相結合,產業資本和金融資本相結合。

  對未來,唐震充滿了信心,所規劃的未來企業,是一個宏大的經濟實體,并將呈現出4個特點——新經濟、高成長、資本型、國際化。
  

  “制造基地”向“總部經濟”的大轉型,給“紅日”帶來了更多機遇。繼2004年紅日國際貿易部遷入上海之后,2006年1月,董事會決定將紅日總部也遷入上海。自此,紅日真正開始了“搶灘上海,走向世界”的新的征程。

  全球化是對中國企業家膽識和魄力的大檢閱,并賦予經營者新的視野和舞臺。“市不分東西,人不分南北”,全球才是目標。

  2006年夏。剛剛在北京參加中非合作高層論壇的唐震,風風火火地“飛”回上海。

  作為紅日國際集團董事長,唐震此次應邀前來,他被特意安排與加蓬共和國工業貿易部部長坐在一起。當這位部長聽說“紅日”這個品牌,當即翹起了大拇指,用不太標準的中國話稱贊道:“紅日,我用過你們公司的產品!”隨即,雙方一番友好會談,多項合作事宜達成了。

  在與這位貿易部長的交談中,唐震敏銳地捕捉到一個信息:高科技產品如今已成為領導國際消費潮流的產品,未來龐大的市場屬于高科技生態環保產品。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每當獲取到類似的最新市場動態,唐震總是再三如此自問:這是一個有市場前景的投資領域嗎?具備可行性、可操作性嗎?經過再三論證,集團決定,向科技生態產業轉型,并將產品首先投向龐大的國內消費市場!
  唐震提出,要做,就要樹立高起點、大格局的經營策略,他把水處理、空氣處理、新能源、新材料、生態農業、循環經濟領域作為企業新的發展重點。立足點就放在能惠及千家萬戶、普及城鄉居民的大眾化產品上。
  找準發展“圓心”,撐起揚帆“龍骨”。隨即,唐震叩開了上海交大、復旦大學、清華大學、中科院等重點高校、科研機構的大門。紅日國際集團與國內外一流的專家、大學及科研機構進行廣泛合作,吸收人才,廣納建議,組成了紅日集團科研機構,建立了多個課題研究小組,并與上海交通大學開展了產、學、研長期戰略合作。同時,在上海建立了生態環保產業的研發和生產基地。
  僅3年多,紅日國際集團設立的生態環保研究中心就顯示出了它自身積蓄的能量和它旺盛的生命力——背靠強大的專家團隊,充分利用上海的科研試驗條件和檢測優勢,致力于攻克人類社會最前沿、最迫切的生態環保難題,初戰告捷!目前,集團已獲得30多個國家專利,掌握多個領域的國際領先的高新技術。不少項目是國家重點科技攻關項目,一些研究人員還榮獲了政府科技進步獎。
  這步棋,唐震再次走對了!隨著科研成果的面世,新產品批量投放市場,銷量持續走高。2007年4月,開封、上海、武漢等多個城市出現了統一品牌、統一標識的“生態環保產品連鎖專賣店”門面,而且店內品牌全部擁有自主知識產權,均為生態、環保、健康產品。走進店來,選購者無不眼前一亮,暗自感慨:原來生活可以因為這些國際、國內首創產品而變得更美好!

 

 

  水是生命之源。
  近年來,人們愈來愈關注生活質量,關心身體健康。繼補鈣、攝入微量元素保健之后,“飲水養生,好水保健”的健康理念,已逐漸深入人心,被人接受。
  然而,水質污染已經成為威脅人類生存、影響人類健康的全球性問題。據世界衛生組織調查,全球80%的疾病和50%的兒童死亡都與水質不良有關。安全飲水工程已經納入到各國政府的重要工作日程。
  正是基于種種現狀,紅日集團再次發現了商機,決定拓寬生態環保研究領域,致力于水質處理與凈化項目的研究開發。集團組織科研人員聯合多家科研院校,對我國各個地區的飲水污染狀況和水質成分進行了詳盡的調查分析和檢測,在借鑒世界上先進國家凈水技術的基礎上,結合我國實際現狀,奮力攻關,自主創新研發出了一系列適合我國城鄉居民使用的各種類型的水質凈化裝置,包括超濾凈水器和反滲透凈水器。

  一臺小小的凈水設備,與水管連接起來,經過過濾凈化后流出水,便會變得格外純凈、細膩、潤滑,而且口感甘冽,普通自來水中淡淡的氯味全無。用這種水清洗瓜果蔬菜,表面殘留的農藥分解殆盡,毒素全消……經過國家權威部門檢驗,符合國際直飲水標準。作為水質凈化裝置的核心部件濾芯獲得了多項國家專利,成為目前該類產品中唯一獲得國家專利的企業。“紅日”研制的系列水質凈化產品問世后,分別在全國20多個省市地區進行了反復試用,城鄉居民反響良好。
  集團研發的神奇凈水棒,形似一支水筆,將其插入普通水杯中,輕輕攪動后便使水質瞬間發生變化,使本來酸性的水變為弱堿性,呈現負電位,水分子團也立馬變小。

  “小小一支凈水棒夠神奇吧!讓普通百姓借助現代科技的魔力,喝到功能型的活化水,增加健康,延長壽命,這不正符合‘紅日’造福百姓的初衷嗎?”說話間,唐震難掩喜悅。

  “猜猜這是啥?”面對記者,他像變魔法般拿出了一個透明小瓶。

  “乍看起來,它與普通滴眼液別無二致,當你眼用久了,感到干澀疲勞,往眼睛里滴上一兩滴,立即就能緩解視覺疲勞,眼睛有舒適柔潤之感。但是,這里面無任何化學添加劑,是國內首創的純水型個人護理用品。自今年6月份起,集團以廣東為基地,以教育系統為突破口,發起了“讓黑眼睛亮起來”大型活動,已經在社會上引起了較大反響。”

  說著,他向記者演示起來。

  這就是細胞生態水,是紅日國際集團聯合國家重點科研機構運用世界頂尖的強氫鍵羥基水體技術制成。細胞生態水將改善人類的健康生活,提高人類的生命質量,必將成為全球健康消費市場的又一個震撼性的產品。

  “高科技產品!還有嗎?”看到唐震介紹起集團新產品來饒有興致,記者不禁問道。

  “我們開發的納米硒技術,可也是一項尖端新技術呢。”

  他介紹說,聯合國衛生組織將硒確定為人體必需的營養素之一,人體有40多種疾病與硒的攝入量不足有關,而我國72%的土地缺硒和嚴重缺硒。硒還被稱為人體微量元素中的“抗癌之王”,而硒元素必須經過處理才能被人體吸收,但這種處理技術目前在國內外都沒有被突破。
  “我們集團有上海的專家團隊做后盾,組建了中國第一個納米硒課題攻關小組,攻克了納米硒被動植物吸收的生物技術。2008年底,集團研制出了世界上第一臺納米硒凈水器,突破了正常人補硒的難題,尤其是解決了癌癥患者、艾滋病患者、腫瘤患者每月定期補硒的困擾……”

  這的確也是一項神奇的發明:只要把這種凈水器接入普通自來水管上,流出來的水既是純凈的直飲水,又是富含硒的活化水,人們只要直接飲用這種水就可起到補硒的作用。專家認為,紅日國際集團的納米硒技術不僅是中國第一,而且領先世界!

  是高科技新產品,自然受青睞。該產品一經問世,立刻引起了國內外科研機構、醫學機構和癌癥、艾滋病、腫瘤患者的關注。上海一家單位一次就為癌癥俱樂部的成員訂購了上萬臺這種納米硒凈水器。
  “集團還把納米硒技術廣泛應用于生態農業領域中,種植了多種富硒的糧食瓜果蔬菜。集團在福建開辟了生態茶園,在鐵觀音茶園種植中首次使用了納米硒等微量元素,2008年由集團培植的納米硒鐵觀音有機茶被選為聯合國專用飲品。在上海松江和奉賢高效農業園區種植的蔬菜,市場價格提高一到兩倍……”

  您聽說過“托瑪琳”這個名詞嗎?那也是“紅日”的開發成果。

   “托瑪琳是一種富含微量元素的礦物質,可廣泛應用于工業、農業、生物等多個領域。目前,集團已研制生產出一系列托瑪琳制品,其中包括托瑪琳紡織用品、托瑪琳生物香皂、托瑪琳汗蒸房等,并派生出了環保涂料、環保磷酸鐵鋰電池、多種抗菌陶瓷刀具及陶瓷水杯等產品,在市場上還非常叫響。”唐震說。

  在紅日國際集團的樣品室里,生態環保產品琳瑯滿目,種類繁多,涉及到人們生活中的飲、食、穿、用四大門類。“由于集團的國際化優勢,加之發達國家人們的生活理念,這些產品大部分都已出口到歐、美、東南亞等國家,尤以凈水產品出口量最大。”唐震補充道。

  看著這些產品,記者不禁感慨:“紅日”是生機和活力看來真的迸發出來了!

  是啊,智者思想有多深遠,企業發展的空間便有多大。“紅日”產品絢麗奪目,紅日事業如日中天,確是名至實歸!

  “眼下,‘紅日’的科技板塊正在籌備上市。未來幾年,集團能在國內外市場做到多大,開封人會吃驚,河南人會吃驚!”談到未來,唐震充滿自信。

 

【下篇:經營人生說】

 

  夜幕徐徐降臨在景色美麗的歐洲——日內瓦湖畔。在蒙蒙的晚霧中,全城一片靜謐。

  溫暖的燈火,點亮在賓館大樓國際經濟組織專家下榻房間的扇扇窗口。

  唐震靜坐在燈下,回望企業發展的軌跡,縱覽同行業日益激烈的深層次競爭,他沉入到了企業發展和人生意義更深層次的思考。

  經營人生。他腦海中蹦出了這樣一個名詞。

  他想到了洛克菲勒,上個世紀全美最大、最著名的壟斷財團洛克菲勒家族的創始人。1870年,他建立了美孚石油公司。十年后,美孚公司生產與銷售的石油占全美市場95%的份額。不但以財富著稱,而且以慈善家著稱的洛克菲勒無疑是一位既善于經營企業又善于經營人生的楷模。在當今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時代里,洛克菲勒的人生經營之道,讓唐震頗受啟發。

   “一個成功的企業家,應該擁有經營企業與經營人生的雙重素質,只有首先經營好人生,才能真正經營好企業。也只有這樣,企業家連同他的企業才能走得更遠。”談到經營人生的話題,唐震如此坦言。

  看來,事業有成、有所作為的人最能悟出經營人生的道理!

  坐在開封一家咖啡店卡座上的唐震,手機放在眼前,偶爾接聽電話間,也是一派氣定神閑。不難看出,他的生活正在一個有序而淡定的狀態下運行。

  “有人認為,一個人有了一定的財富基礎以后,個人素養、精神境界以及生活、生命質量相應可以更好地提升,其實,現實中的富翁們卻不盡如此,有人企業做大了,卻忽視了個體生存的質量,整日被應接不暇的交際、應酬所困擾,被龐大的債權、債務關系弄得焦頭爛額,生命資源嚴重透支。企業做起來了,個人身體卻垮了。怎樣處理企業發展和個人生存質量的關系,讓無數事業有成的企業家頗傷腦筋……”聊起這個話題,唐震有感而發。但說到自己,卻顯得極其輕松。

  唐震說:“有人把做企業當做壓力,我卻把做企業當做樂趣,這就看你怎么去理解、去看待。做企業有壓力很正常,但有良好的心態更重要。有了良好心態,自認為的那些壓力就會變成樂趣。我經營企業,肯定不會像有些人認為的那樣事必躬親,在監控下屬等方面的小事上過于斤斤計較。否則,日子久了,身體肯定是要透支的。投入時間思考大事,做大事業,這是我一貫遵循的原則。”

  他有獨特的人才觀,主張海納百川,實現由能力到胸襟的跳躍。唐震認為,企業家應該實現由能力到胸襟的飛躍,做企業,做到最后比的不是能力而是胸襟。有多大的心胸,就能成就多大的事業,企業家的成長過程實質上是企業家心胸不斷放大的過程。唐震非常愛看老子的《道德經》,他讀了很多遍,他希望自己的心胸要像大海一樣寬廣。他說,優秀的企業領導是不需要做客戶的,你只要找到能做客戶的精英人才就可以了,所以尋找精英是他事業中的重要工作。

  要擁有精英,就要有容納精英的胸懷,而精英式的人物往往是一些偏執的奇才、怪才。他常說,為什么美國能夠發展得這么快這么先進,就是因為美國是一個高度包容的社會。紅日要海納百川,就要成為一個博大、寬容的平臺。在唐震看來,寬廣的胸懷是一種大境界,是一般人難以具備的,你具備了,你就成功了。社會發展到今天,各種管理制度、管理理論琳瑯滿目,但這些都是淺層次的東西,優秀的企業領袖最重要的是關注人和人性化這個理念,他認為,或許只有人性化才是人類社會最后一個最具有挖掘價值的金礦。

  多年來從事企業經營,在商海摸爬滾打的唐震對中國國情非常熟知,深諳政治體制、企業理念、競爭意識、經營思路和家庭親情等方面的關系,他把這些關系理解為辦企業所必須了解的內容,并舉重若輕地將其融入到日常生活之中。他說,他在業余時間喜歡看央視的《星光大道》,他看的不僅僅是一個文藝節目,而是在思考綜合素質在競爭中所起的作用,看一個表演者如何在一個大舞臺上接受觀眾的評價,接受評委的投票。他說:“一個人如此,一個企業何嘗不是如此?一個企業在社會這個大舞臺上的表現,何嘗不是在接受著社會、同行的投票。很難想象,一個沒有政治素養、沒有與政府溝通能力的企業,一個無市場規模、無品牌的企業,一個缺乏企業文化、缺乏誠信度的企業,在公眾眼中能夠得到多大程度的認可,能夠得到‘評委’投來的多少張‘選票’?”

 

 

  唐震的企業管理和生存之道,對我們來說無疑是一個啟發,也是一個樣板。他本人的生活之道,更是讓無數企業家羨慕且生出效仿的沖動。

  他是個“讀書迷”,酷愛讀書,凡是了解他的人都知道。在他的辦公室里,在他的公文包里,在他的汽車里,在參加會議的時間里,在出席活動的休息中,唐震手里總是拿著書。他利用工作中的間隙時間看書,哪怕是五分鐘、十分鐘也都要利用上。在出差和旅行的箱子里,圖書是一個主要部分。唐震的閱讀量很大,讀書的速度很快,在做企業的近20年時間里讀了一千多本書,有些是精讀,有些是粗讀,他認為有些書沒必要從頭到尾看的很透,一句話有用就行,一個觀點能用就行。

  唐震不但自己讀書,還號召員工們讀書。在他的帶動下,從1996年起,公司定下一條規定,職工每月必須讀一本書。

  唐震是個“外語迷”,而且40多歲,才突然開始學起了英語。唐震從2004年開始學起了英語。他參加了一個學習班,學生都是七、八歲,十幾歲的孩子。他從“one, two, three, four” 開始學起。每天早晨跑步時都帶著隨身聽,邊聽邊模仿。他總是隨身攜帶英語教材,見縫插針地學習。他沒學過語法,沒學過發音,完全靠模仿,而且敢和外國人用生硬的口語交流。

  幾年下來,唐震的日常口語水平得到迅速提高。在咖啡館里,他常常主動和外國人聊天;他不帶翻釋,獨自到歐美國家去旅游、考察市場和洽談商務。他說和外國人交往感覺很好,結識了外國朋友,豐富了自己的人生和視野。

  和記者說話間,唐震順手從包里拿出了兩本書,記者定睛一看,不禁有些驚奇:賴世雄的《美國英語教程》!說著,他隨便翻開一頁交給記者,標準流暢的英文從他嘴里流出,想不到竟然下了那么大的工夫。

  “工作那么忙,還有時間背書啊?”記者問。

  “時間都是擠出來的。這不比背數學圓周率有趣多了?海倫凱勒能夠成功,我們平常人沒有理由不成功。”言談間,迸發出智慧的火花,幽默的元素,心靈的執著。

  他是個“運動迷”,堅持常年鍛煉,冰天雪地只穿短袖襯衫。他說,企業家再忙,事業再大也不能透支生命,損害健康。唐震在生活中堅持“三分的饑餓 三分的寒冷”,即讓自己每天保持微饑餓的狀態,一年四季穿著始終保持偏冷的狀態。他堅持冬泳和冷水浴,每天堅持跑步一個小時左右,常年如一日,出國出差也從不間斷。他曾在世界上幾十個國家的城市跑過步,他說要跑遍世界。由于堅持鍛煉,他幾乎沒有患過病。每次體檢時醫生都夸他有個運動員的心臟和體格。通過鍛煉,唐震逐漸具有了超常的耐寒能力。在嚴寒的冬天,大雪紛飛,唐震跑步從來都是穿短袖運動衫和運動短褲。2005年在瑞士海拔4000多米、零下10度的阿爾卑斯山上,唐震身穿T恤衫和短褲,自由自在的玩了半個小時,許多外國人都佩服的豎起了大拇指。

  他是個“音樂迷”,酷愛音樂,其作曲作品曾被多家電臺播放。在大西洋的輪船上,唐震的一曲巴烏獨奏《竹樓情歌》,傾倒了船上的許多外國游客,一位金發碧眼的美女摟著唐震合影留念。二十多年前,他利用業余時間自學音樂,先后發表了近百首歌曲作品,有些作品被河南人民廣播電臺選為《每周一歌》。河南省歌舞團、河南大學音樂學院、開封二十軍文工團以及開封市知名歌唱演員共同演唱了他作曲的歌曲作品——《唐震作品音樂專輯》,并在河南人民廣播電臺進行了專題播出,全國多家電臺都進行了轉播。唐震喜歡中國的民族樂器,如巴烏、竹笛、葫蘆絲等,在朋友聚會時,在公司商務活動中,在集團的大會上以及節日的社團活動中,唐震常常即興為大家演奏多種風格的獨奏曲。   

  “有人說您是一位奇人,您怎么看?”交談間,記者問。

  “有一位上海的記者朋友在上海的一家報紙上寫了一篇《奇人唐震》,引起了不小的反響。記者說我是‘奇人’,可能指的就是我與一般老板的不同之處吧:不同的生活方式,不同的人生態度,不同的觀世眼光,不同的處世方式……”說著,他哈哈笑了起來。

 

 

  唐震說,要做一個優秀的人,必須養成許多良好的習慣。他在生活中堅持二個“三不”。

  唐震堅持的第一個“三不”是:不燒香,不算卦,不看風水。他說,自己是自己的上帝,機會靠自己掌握,成功靠自己創造,要實現自己的理想,就要靠努力奮斗。雖然他也讀過一些宗教哲學類的書籍,但只把這些作為一種文化去了解,從來不把未來的希望寄托在宗教信仰上。同時,他也認為易經和風水是一門神秘的學問,但學問是學問,現實是現實,他從來不找人抽簽、算卦、看風水。

  不打牌,不進歌廳,不找情人,是唐震堅持的第二個“三不”。不良的嗜好會上癮,上癮就會浪費生命,會影響事業的發展。生活中,別人打麻將打撲克,他連看都不看,他也去過世界上的一些大賭場,但只作為一種社會現象去觀察,從來不去參與。他喜歡音樂,但很少去卡拉OK不分晝夜的大喊大叫,他認為那種環境太狂噪,太耗費時間。按時作息,早睡早起是他多年來的習慣,他希望在休閑時間靜下心來去思考,去學習,或帶著家人去旅游。近年來,社會上的一些官員和老板找情人、包“二奶”的現象十分普遍,但熟悉唐震的人都知道,唐震從商20多年來,大家從來沒有過他這方面的輿論。他說,一個人一旦有了情人將是生活中的麻煩,我們最好遠離這種事情。唐震日常生活很簡單,在上海,縱然工作繁忙,但他有時還逛市場,下廚房,為家人做飯,他說,這是一種舒緩心情的享受,是一種幸福,他要用簡單的方式去做宏偉的事業。

  他有著極其樂觀的人生觀,要求自己做的“三個健康”,言稱“不到90不退休”。唐震熱愛做實業,喜歡做直接創造財富的事業,或許他現在還沒有創造出較多的財富,但他認為他的人生才剛剛開始。他常常說,不到90歲不退休。為了實現這個目標,他要求自己要做到“三個健康”,即身體健康,思維健康和心理健康。

  身體健康是“三個健康”的基礎,他堅持有規律的運動,學習生命科學,注重養生和保健。他說,只要給我時間,我就能夠把事業做大,上財富榜上福布斯都能夠實現。做企業是一場馬拉松賽跑,不是百米沖刺,最終比的是耐心和持久,所以他更注重求“穩”,做企業太冒進,把企業做垮了,社會就很難再給你機會了。你透支身體做事業,生命活動提前結束了,你仍然也沒機會了。但有些人雖然身體很健康,而隨著年齡的增長思維遲鈍,語速緩慢,不善表達和溝通,記憶力明顯下降。唐震要求自己通過不斷地健腦鍛煉,到90歲仍思維清晰,反映敏捷,語速流暢,能用中、英文準確地表達自己的思想,仍保持領導國際化大型企業的能力。

  第三是健心,他認為情商比智商更重要,要培養良好的心理素質。同時,隨著年齡的增長要始終保持內有活力,外有激情,讓自己的思想能融入時代潮流,能自覺接受當代社會的行為方式和生活方式。唐震認為,人們常談的“活到老,學到老”還不夠,還要“用”到老,甚至可以把事業做到老,而且要一邊做事業,一邊享受人生,從青年到中年到老年,一直如此。有些人到了六十歲的時候就放棄了事業,其實到了六十歲也完全可以開創新的人生規劃,到了八十歲以后也完全能夠自如地駕馭更大的事業。

  在日常工作中,唐震非常善于總結自己的生活感悟,并將自己心靈的火花記錄下來,因此就有了他的“語言集錦”,凡是讀過的人,無不為之共鳴。甚至有人看到他的“語言集錦”后,發短信給他,表示要和他見面,與他分享年輕心態的“秘訣”。

  唐震說,到90歲他還有許多年的時間,他認為,從現在起,才是他人生中黃金時間的開始。他相信,擁有一個好的心態和一個好的身體,在未來的日子里,一定能闖出一個更加廣闊、更加輝煌的新天地。他說,他決心要做“在國際上叫得響的中國企業家”!

 

紅日國際集團 版權所有 嚴禁復制 2012
網站備案號:滬ICP備12000828號 網站制作|網站設計上海頻道

不死倍投技巧